首页>红旗HS5 >

每日一说-岁月给的沉淀,一个成熟男人的选择—

家族式的前脸设计,搭配矩阵式的大灯,辨识度同时爆发出人群威风。红旗HS5的质感远超同级。开这样的车出去,感觉很舒服,很自在。走在路上,看着眼前的风景向后飞驰。
 当我在去往曲阜的高速公路上行驶,我的红旗HS5车窗外的风景飞驰而过,我给红旗HS5下了指令放一些怀旧的曲子,可我还是有些茫然,不知道为什么非要去这样的约会。曲阜当然是古老而美丽的。如今被世人称为东方圣城。一路上大片的松树林、广茂的田野、逝者如斯夫的泗水河,还有誉满全世界的孔三孔……但高速行驶中的红九让这些美景对我来说是安静而空旷的。
    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联系她了。但自从微信诞生以来,你想见或不想见的人迟早会通过那个交织在一起的网络联系在一起。于是,我收到了她的邀请。从她的描述中,我了解到她丈夫在曲阜城附近的地方买了一块面河的小山。距离尼山圣境五公里左右,他们在山上盖了一座大房子。她邀请我去拜访她并列出了她认为会吸引作家的一切:面向尼山圣境水域的古香古色的房屋、私人山脉、尼山圣境的夜绚烂夜景和圣人古迹,无人打扰的安静……它出现在我的脑海中,就像那些平淡无奇的山水画一样。在这个想象中,引起我兴趣的不是风景,而是独自生活在风景中的两个人。
    她和我同年进入大学。在新生的欢迎会上,我们互相认出了乡亲。我们在同一个省,但我们居住的城市实际上相距很远,一个在省的北部,一个在南部。交流后不久,我曾给她写过一封文绉绉的信。信中引用了一句话:“我住长江之首,我住长江之尾……”从地理上来说,这是一个真实的描述。那个时候的她很漂亮,从脸到身体都洋溢着美丽的柔情,让人想亲近她。这种女孩总是很忙,更何况她的心是软的。她忙着拒绝这个和安抚那个。这么多的款待,这么多的信,这么多需要被说服的沮丧和受伤的年轻人的心……很遗憾,我只是这个热闹游戏的一个悲伤的旁观者。很快,每个人都知道她和一个大三的男孩开始了交往。那个男孩成绩好,还是学生会干部。因为帅气的外表,他还是很多女生心目中的“校草”。毫无悬念,校花校草在一起。而对于我,她成了我心底最深处的白月光,永远圣洁而遥远。
    不知红九的音乐换了多少曲,我到了她和她先生的世外桃源,一切如她所描述的一样,如同淡淡的山水画,当我把红九开进她的停车坪她的奔驰EX级旁边,我的红九的“高山飞瀑、中流砥柱”的进气格栅配显得更加气场强大,其实两款车在定位上是一样的,但红旗的内饰与配置明显要比奔驰的要高一些,两者的各方面的性能只能用各有千秋来形容,而且红旗HS5的这款车的定价要比奔驰E同低的要低,作为国人,又是个码字为生情怀颇重的我来说,实在没有理由选个外国品牌车。我们的见面的寒暄简单而有礼,我诧异她的变化:一头短发,夹杂着几根白发,消瘦的身体上罩着一件皱巴巴的麻质浅绿色改良旗袍非常宽松,手里拿着一个底部烧的发黑的水壶,微笑时细纹爬满了眼尾和脸颊,只有室内的书架上摆满了各类书籍彰显了主人的内涵与实力。
    剩下的时间,他们夫妻两口陪我逛了三孔、少昊陵、颜庙、孔子学院等地,也去了一趟曲阜师范一趟。我的红旗HS5和她的奔驰E穿梭在东方圣城的道路上,不同的是我的副驾上放着我的公文包,而她却坐在别人的副驾上。
    晚上回到房间,打开了窗,尼山圣境上空绚丽烟花明了又暗,不时照亮不远处的一片山林,明暗间看到不远处的一簇簇的路边玫瑰,在我眼里却分外妖娆,不息的车流和来往的人们却没有一人为他顿足驻望。